又到了大學畢業生選擇深造或進入職場的時節。我要引用法國大哲學家蒙田的話:「最美好的事莫過於正正派派做好一個人」,和學子們分享一個想法,那就是:要當一個正直的人,慎始最重要


前一陣子,巴紐案醜聞發生時,我看著前外交部長黃志芳站上火線上道歉,並黯然下台。當然,相對於另一位表現出滿不在乎、一皮天下無難事的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,黃志芳的表現是知恥的。但我仍不免有萬千感慨。


黃部長我有過數面之雅,談吐溫雅、博學廣識,是個人才。黃部長從基層的外交官出身,在陳水扁總統上任後,以優異的幹才而獲得拔擢,四十四歲即被延攬進入總統府,四十六歲升為總統府副秘書長,四十八歲升為外交部長。可說是有為的公務員了。


然而,在五十歲正值千秋鼎盛的他,卻因為金錢外交的醜聞下台。我想請各位即將畢業的學子們想想,這樣的人生算是成功?還是不成功呢?


從黃部長的眉目氣宇中,和我與他的有限交往中,我願意相信,他是一個有原則、本性正直的人。但一個正直的人,遇到了一個不斷栽培你、拔擢你卻不正直的長官,要怎麼辦呢?這是一項很難卻是真實的問題。


一開始,你可能會用獨善其身的邏輯想,長官不正直是長官的事,自己問心無愧就好了。當你選擇用緘默來面對不正直的上司,默許、配合長官時,你其實就已踏上同流合汙的一條路了。


當長官以各種恩情寵惠要你同意甚至參與長官不義的事時,你可以拒絕一次、兩次,卻可能拒絕不了第三次。你心裡會有「知恩要圖報」的聲音,當作放棄正直的藉口:「長官對我這麼好,我能怎麼樣呢?就當是報答知遇之恩吧」。於是,當原則一次次的妥協,正直的人便慢慢地向不正直的方向擺盪了。


那「不正直的氛圍」就像一瓶「人格的強酸」,會漸漸地腐蝕一個人原本美好的品性,讓你走上一個漸進的墮落過程而不自知,直到有一天,驀然回首,你才驚覺,你已離「正直」兩字太遠太遠,走不回來了。


這種受人格強酸侵蝕而難以回頭的例子,不勝枚舉。過去八年權傾一時的政要,紛紛面臨司法機關的調查,連總統也不能再仰恃刑事豁免權的保障,而必須面對司法追訴。對大學畢業生們來說,還有更好的警例嗎?


最後我要對畢業生們說,中文裡的「畢業」一詞,含有結束的意思,意謂著結束一段學習過程。但英文中的畢業典禮,叫做commencement,則是開始的意思,意謂著即將要展開的新的人生。面對新人生的開始,社會新鮮人們要認識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考驗。不要忘記世界上的撒旦像獅子一樣在尋找可吞噬的人,所有的不義,都會包裝著讓人鬆懈心防的糖衣,這些糖衣以「知恩圖報」、「獨善其身」、「沈默鄉愿」等形式偽裝,一旦我們選擇退讓妥協,就是惡性循環的開始


也許「取巧」表面會讓人走了捷徑,但到最後,「正直」的人會贏得他人終生信賴,也就為自己帶來更多的機會慎始、慎微,這是我想對畢業生們補充說的話。

創作者介紹

萬里一隻貓

萬里一隻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